剧情网

日韩电影亮相上海国际电影节引关注

      编辑:当歌纵马       来源:剧情网
 
原标题:健康的商业片是艺术最好的土壤

炫目的颜值和糖水偶像剧不是日本电影的全部,当我们谈论日本电影时,还会有山下敦弘的“无用青春”,会有冲田修一那些“被记住的时光”,会有是枝裕和“比海更深”的呼吸节奏,以及年过80仍拍片不息的山田洋次,用悲喜交加的独特手法探讨历史和家庭伦理中的无限黑暗与光明。

日本电影最大的优势,在于一种“跟哪国电影都不一样”的气息,无论肤浅或含蓄,青涩或老练,卖萌或严肃。这种“日本电影的味道”,是扎根于日本社会人情世情的自然流露,也是在商业电影良性发展的土壤里,培育出来的“好好说人话”的松弛表达。

偶像、颜值和那些似乎轻浅的快乐,都不会是拦截艺术的堤坝。当整个产业进入良性发展的节奏,收敛过分渴望杰作的野心,又用手艺人的盛情对待每一部“不大不小的商业片”,这样的环境,才能给艺术提供最宽容的土壤。

韩国电影和韩国电视剧的画风全然不同,韩剧不着地气地谈傻白甜的恋爱,韩国电影却在类型片的手法中融入反思历史和民族讲述的野心。6月11日至6月19日,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,将有20余部韩影新作来沪展映,涵盖剧情、悬疑、犯罪、惊悚等题材,其中不乏过去一年里被广泛议论的话题电影。如聚焦父子关系、拿下2015年韩国青龙奖4项大奖的高分佳片《思悼》,罕见的东方驱魔题材悬疑片《黑司祭们》,以及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打拐电影《极秘搜查》等。也有低回婉转的爱情片,包括著名文艺导演洪尚秀口碑新作《这时对那时错》,感人至深的韩国年度大片《喜马拉雅》等。不到十天的时间里,能在电影院里一睹能文能武、或黑暗或治愈的多样化韩国电影,对于热爱韩流的观众而言,是一年难得一次的“盛宴”。

跟哪国电影都不一样的日本电影

有过一种声音,认为日本电影造山运动的大时代已经过去,阵地被转让给动漫,偶像,颜值,青春疼痛,明媚忧伤,小清新和小确幸。这番“苛责”未必没有道理,这些年最炙手可热的日本电影,是热门IP、粉丝经济和偶像消费几股力量合围的产品。但炫目的颜值和糖水偶像剧毕竟不是日本电影的全部,当我们谈论日本电影时,还会有山下敦弘的“无用青春”,会有冲田修一那些“被记住的时光”,会有是枝裕和“比海更深”的呼吸节奏,以及年过80仍拍片不息的山田洋次,用悲喜交加的独特手法探讨历史和家庭伦理中的无限黑暗与光明。

日本电影最大的优势,在于一种“跟哪国电影都不一样”的气息,无论肤浅或含蓄,青涩或老练,卖萌或严肃。这种“日本电影的味道”,是扎根于日本社会人情世情的自然流露,也是在商业电影良性发展的土壤里,培育出来的“好好说人话”的松弛表达。偶像、颜值和那些似乎轻浅的快乐,都不会是拦截艺术的堤坝。发达的商业电影是没有原罪的,当整个产业进入良性发展的节奏,收敛过分渴望杰作的野心,又用手艺人的盛情对待每一部“不大不小的商业片”,这样的环境里,多元才有可能实现,也只有这样的环境,能给艺术提供最宽容的土壤。

日本电影不能免俗地,也会围着热门IP转,这次来展映的新片,大部分是在院线上映的常规产品,来看这些电影渊源:一半来自热门漫画,一半来自畅销小说,主要是言情和推理两个大类。《濑户内海》《白昼之雨》《暗杀教室》《狼少女与黑王子》和《信长协奏曲》属于前者。《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》《昭和64年》《星笼之海》是后一类。这些电影有着大同小异、殊途同归的安全生产模式,全明星班底,原作粉丝和偶像粉丝两手一起抓。小说《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》能卖100万本,而电影更大的底气来自宫崎葵和佐藤健这对主演,至于“愿意用多少生命中珍爱的东西去置换寿命”这个拧巴的文艺命题,反而不重要了。有多少书迷冲着岛田庄司去看《星笼之海》,就会有更多“迷妹”为了玉木宏冲进电影院看一个天才侦探的破案。

遵从热卖商业片的套路,有时候是一个“方便法门”,能让尽可能多的观众愿意接近一些“高冷”的内容。《信长协奏曲》是个绝好的范例。《信长协奏曲》从漫画到真人剧集、再到真人电影,这是一个热门IP套现的标准流程。但这部剧情神展开的穿越剧,以高中历史学渣和日本战国时期名将织田信长互换身份为主线,用新鲜独特的视角展开本能寺之变的历史风云,卖萌,热血,兜售历史梗,一样都不耽搁。这样的电影,让制作者收获了名利,让观众获得了乐趣,也得到一点意外的知识,商业和文化、娱乐和艺术各得其所。

“热门IP十偶像包装十粉丝经济”这条流水线并没有让日本电影变成清一色的快速消费品,相反,因为商业电影能恪守资本伦理地发展,逐渐模糊了商业和文艺之间的阻隔。偶像演员二宫和也能在《暗杀教室》里用漫画式的夸张扮演酷炫拽的老师,也能在山田洋次的《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》里,呈现生动又让人心痛的表演。而活跃在戛纳电影节等艺术影展上的是枝裕和,也会改编吉田秋生的畅销漫画《海街日记》。

因为绫濑遥、长泽雅美、夏帆和广濑铃这四个如花美眷的姑娘,《海街日记》刷新了日本电影的颜值天际线。但只看到《海街》的美,是对导演莫大的低估。当镰仓变化分明的四季在银幕上展开,在时间铺展的画卷上,是枝以莫大的善意去接近家庭内部无解的秘密,责任、背叛、离开、留守,每一样都是沉重的话题,而每个人都向着明亮方向挣扎生长。看这样的电影,很自然地想到导演在《有如走路的速度》这本随笔集子里写下的一些文字:“现在,电影确实变成了大型娱乐场所里的消费项目,但创作者必须面对现状,探索怎样在新的场地里和观众缔结关系。”他也说:“电影里的角色就是与镜头另一侧的导演呼吸频率同步的人,拍摄对象是真实地生活着的人。电影,是创作者和观众共同拥有的逐渐流逝的时光。”《海街日记》和是枝最新的《比海更深》,与之前的《如父如子》《奇迹》和《步履不停》,都可以归为这类杰作:把呼吸作为美学方式,情节和人物的铺展如呼吸般自然,悲剧没有被渲染,但痛苦历历在目。

《海街日记》里两两之间年龄差不大的四个姑娘,其实是四个世代的“氧气美女”代言人,日本颜值偶像更新换代的频繁,让人咋舌。比起小麦般一茬紧接一茬的偶像们,老导演山田洋次成了一道恒定安稳的风景线。即将85岁的他,接连拍出了《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》和《家族之苦》。看《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》,会想起山田导演之前的杰作《母亲》和《小小的家》,后两者的背景是战时,《如果》则是战争结束不久后。三部电影的主角,阶层身份是不同的,《母亲》发生在左派知识分子家庭,《小小的家》是一个被军国主义洗脑的、盲目乐观的富足中产之家,《如果》则是一个在核爆后承受了丧子之痛的中下层普通人家。对于日本人来说,回顾那个时代,看清普通人对战争的态度和他们的遭际,拍这样的故事有着特别的刺痛感,也需要更多的勇气。因为需要面对的,不仅是创伤,不仅是痛苦,还有一种处在不道义一方的羞耻感。作为精神庇护所的“小家”,无一幸免地被毁于战争,甚至在战火停息以后崩溃。政府做下的罪行让人生厌,而普通人被蒙蔽参与其中、为此吞下的苦果,也同样是可憎的。一次又一次,山田回望那个黑暗的年代,但他拍出的,是在每况愈下的生活中,普通人的抵抗,他们对爱的憧憬,他们的忏悔和纠结,他们对爱人、亲人和世界的留恋,犹如一束微光,划破比黑暗更黑的长夜。这样凄凉的温暖,是一位老人交付给世人的莫大善意。

是枝和山田导演代言了当下日本电影能做到的最好的样子,要怎样形容这种风格?大概就像河濑直美导演在《澄沙之味》里拍出的一个细节:老演员树木希林专注地教学生做红豆沙,教他要用心照料,要学会关注与倾听。那一刻,画面上溢出盛情的关怀和善意,有着触手可及的温柔。

【1】【2】下一页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